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的运行 >正文

金合欢花(通俗惊险小说二十五)

时间2020-10-20 来源:梦幻重生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第二十五章武官会情人和克格勃燕子总统妃子耳边庞磨意外泄密,黑狐特种兵突击队陷入泄密圈套拼命突围无力遭歼灭被迫投降。
  
  正当克格勃黑狐突击队顺利空降进入总统府之际,总统卡里诺蒙在鼓里已经早已被薇拉安排在金合欢黄金海滩边的总统休闲别墅里,搂抱着一对薇拉从法国妓院挑选来的年青妖艳的姑娘在寻欢作乐呢。
  
  总统府内出奇的静悄悄,只有一小队总统卫队的卫兵在例行公事似的巡逻。黑狐突击队不费功夫地干掉了总统府大楼内的卫兵,依照预先多次演习过的方案,熟悉摸清了薇拉——玛丽莎居住的房间。当来到了薇拉居住的楼层时,黑狐突击队员不小心碰翻了摆放在楼道拐弯处的一盆蝴蝶兰花盆,发出了“砰”的一声花盆打碎的声响。“谁,在哪儿?不出来我就开枪啦!”守卫在楼层口的总统卫队的卫兵,哗啦一声拉动着AK—47冲锋枪的枪击,大声喝道。紧接着卫兵还没来得及趴下,只听见“嗖,嗖”地两声响,两支弩弓箭飞快地射来不偏不倚射中了守卫在楼层口的两位卫兵的咽喉。“砰”的一声卫兵杳无生息的倒下了。上尉黑狐突击队长扬格利诺夫,轻轻地向前挥了一下手,几名穿着夜行黑衣脸上抹着油彩的突击队,手持弓弩和冲锋枪,腰佩无声手轻的突击队员,跨过死去的卫兵的尸体,快速来到了薇拉居住的房间门口。他们掏出预先准备好的万能钥匙开启门锁,悄悄地用戴着黑色手套的手慢慢地旋动着房门的把手,又轻轻地推开房门,象夜猫子般轻轻的进入到客厅里带上防毒面具,朝卧室里释放起乙醚迷雾剂。稍许,黑狐突击队长上尉扬格利诺夫和一名黑狐突击队员进入薇拉—玛丽莎的卧室内,悄悄地来到了床边,用手中的无声手枪对着睡在床上的薇拉,开了两枪。陪同突击队长扬格利诺夫一同进入薇拉卧室的突击队员,在一边忙着用夜视摄影机拍摄着突击的全过程。开过枪后扬格利诺夫上尉急忙跑上前去,用手揭开被子观看被击毙的熟睡中的新总统妃子法国姑娘薇拉—玛丽莎,让随军摄影记者拍摄暗杀行动目标任务的标的人物死亡的录像。等到掀开被子后突击队长上尉扬格利诺夫用手电筒对着被窝里一照,使得他大吃一惊,被窝里躺着得是一具时装店里被放在玻璃橱窗里的,用玻璃纤维树脂做成的时装模特儿,我的妈呀,哪儿是什么卡里诺总统的法国新妃子薇拉——玛丽莎呀,该死的坏事啦?!突击机密肯定被人泄密,我们入了别人的圈套中计啦!情况危急得赶紧撤离。突击队长气呼呼地和随队克格勃军事摄影记者,从薇拉的卧室里跑了出来,对着守在门口的黑衣突击队员们手一挥,悄悄地喊道,“事情不妙,兄弟们我们赶紧撤退!“黑狐突击队长上尉扬格利诺夫,急忙对着微型步话机,焦急的呼喊着:
  
  “北极熊,北极熊,行动被泄密,行动被泄密,情况有危险,情况有癫痫病有哪些治疗药物危险!我们可能落入圈套有,可能被包围,现在请求黑鹰前来支援我们赶快撤离,现在请求黑鹰前来帮助我们赶快撤离!”
  
  “北极熊明白,北极熊明白,黑鹰马上赶到,黑鹰马上赶到!”坐在大使馆里坐镇智慧的克格勃大使尼古拉·斯坦斯夫斯基这时听到黑狐突击队发自总统府的紧急呼叫,行动失败,请求撤离的呼叫,怎么也搞不明白这次失密的环节和原因。觉得事情的不妙同意赶紧撤回进入总统府的黑狐突击队。命令在离总统府不远的海面隐蔽等待接回黑狐突击队返航的两架米格武装直升机,赶紧前去接回总统府里的黑狐突击队,并且命令刚起飞的卡布其兵营中直升机中队的三架武装直升机,取消这次行动下降回兵营等候命令。埋伏守候在卡布其直升机中队附近的威斯敏斯特率领的国民警卫部队一个排的兵力和一部分民兵,看到刚起飞的克格勃武装直升机,准备用火箭筒射击,把这机架克格勃的武装直升机给予消灭时,又看到起升的直升机又迫降了下来,威斯敏斯特明白了在总统府行动的黑狐突击队已经察觉了这次行动泄密失败了,所以取消了这次卡布其兵营直升机中队的增援行动。威斯敏斯特急忙把这里的情况用,微型报话机通报给了在总统府的薇拉。
  
  黑狐突击队员跟随着突击队长撤离到了总统府的楼外,分散隐蔽到了树丛里等候,两架米格黑鹰直升机得到来,接回他们撤离到在不远处海上的彼得洛夫号战列舰上。没过一忽儿,寂静的黑夜里传来了直升机飞旋着的螺旋桨的哗哗声,黑漆漆的总统府夜空中出现了直升机星星点点的灯光,狡猾的克格勃直升机并没有两架直升机一起飞到总统府的上空接取黑虎特种兵突击队,怕遭遇总统卫队的火箭筒的伏击,而是一架武装直升机直接飞到总统府上空,一架停在总统府不远的地方待命,负责掩护这架直升机,企图用两架直升机以防万一在空中交替掩护接回这些黑狐突击队,以防不测情况的发生。悬停在总统府上空的米格黑鹰武装直升机放下了缆绳,接到快速登机的指令后,一部分黑狐突击队员在中尉副突击队长的带领下,从隐蔽在黑暗处树林中的队员快速跑了出来,手持AK—74冲锋枪和微型机枪朝外围成一圈互相掩护,有次序的挨个儿攀登着缆绳准备攀爬上停在半空中的武装直升机。薇拉和总统卫队长布巴拉,在一起用远红外夜视仪观察着总统府广场上空停悬着的准备接回黑狐突击队的米格黑鹰武装直升机。卫队长布巴拉观察了一下,认为目前是歼灭黑狐突击队的最好的时机,薇拉劝布巴拉再耐心的等一下。第一架米格武装黑鹰直升机,接完黑狐突击队员,准备飞到离总统府不远的上空,在空中掩护第二架黑鹰武装直升机接送撤离的剩余的黑狐突击队员,看到第一架黑鹰战机平安无事,为了节省时间第二架直升机急着想接回剩余的队员离开,不顾危险急忙替换第一架直升机降落接取剩余黑狐癫痫病怎么就治不好队员。这给了薇拉她们创造了同时围歼两架直升机的机会。正当两架直升机都进入到有效的火箭筒射击的距离范围内时,薇拉赶紧发出命令火箭筒射击开火的讯号,黑暗的天空升起了两颗绿色的信号弹。紧接着“嗖嗖嗖”几声声响好几发火箭弹从隐蔽在总统府各个楼房楼顶上的火箭筒发射手,在同一时刻朝着各自的目标发射出火箭弹来。“轰轰轰”几声巨响过后一架直升机被击中目标在空中爆炸起火,机上的人员全部被炸身亡。另外一架满载着黑狐突击队员的米格黑鹰武装直升机,被打掉了尾翼尾部冒出浓浓的黑烟,开始在总统府的空中打着螺旋,被迫迫降了下来。米格黑鹰武装直升机驾驶员心里很清楚,再不迫降的话意味着飞机马上就会坠落,引起机毁人亡。
  
  刚赶到总统府场地中的几个准备登机撤退的黑狐突击队员,被警报声四起的总统府亮起的几个巨大的探照灯光柱照得睁不开眼睛。隐蔽在黑暗中的总统精锐的卫队,对着这些暴露在探照灯光下的克格勃黑狐突击队员,用新式的AK-74冲锋枪当做活靶子给歼灭了。还隐蔽在树林中的正准备登机的克格勃黑狐突击队长扬格利诺夫上尉,本来要带领剩余的十几名队员去广场中央准备作登机的准备。看到一架直升机坠毁,一架直升机损毁迫降下来,赶紧命令剩余队员隐蔽不动准备好援救,迫降在总统府广场上直升机里的队员。剩余的十几名黑狐特种兵们,在队长扬格利诺夫上尉的指挥下,架起了轻机枪,和微型迫击炮准备随时出击援救迫降的武装直升机里的队员,和直升机的乘务驾驶员。武装直升机刚迫降就被薇拉她们用火箭筒打穿了直升机的油箱,武装直升机里还没跑出几个人来,“轰隆”一下发生了大爆炸。跑出来的几个黑狐队员被猛烈地爆炸气浪,掀翻在地受了伤。狮子坡上的总统府广场上浓烟翻滚,火光冲天。说时迟那时快,狡猾的黑狐突击队长一声令下急忙命令五六个战士赶快乘着爆炸刚结束、浓烟翻滚便于隐蔽的事态,上去把那些受了伤的黑狐队员抢救出来。广场中央的直升机边的受伤黑狐队员被前来接应的黑狐队员,架着背着搀扶着离开广场中央,去和隐蔽在一旁树林了的黑狐剩余队员会合。他们还没走到半途就被隐蔽在楼房中的总统卫队发现”哒哒哒“,AK—74型冲锋枪一下子撂倒了几个黑狐特种兵队员。”哒哒哒“隐蔽在树林里的黑狐队员用轻机枪进行还击。黑狐特种兵的小型迫击炮”砰“地一下发射出一发烟雾弹,又有几名黑狐突击队员,跑了上去接回了五名瘸腿断胳膊鲜血淋漓的黑狐突击队成员。发现了其余黑狐突击队的隐蔽处,薇拉她们的坦克和装甲车开始出动了。在黑狐突击队的隐蔽的树林里,一队队手持AK——74型冲锋枪的总统卫队的士兵,悄然地无声在他们身后向他们包围了上来。坦克车和武装装甲车朝着黑狐突击队不停地用火炮和重机枪开炮和扫射着,黑狐突击队的迫击炮也被权威的羊癫疯专科医院坦克射出的火炮给摧毁了,猛烈地炮火和密集的重机枪子弹,打得他们喘不过起来。他们被压缩在一小片的树林地带,不停往后退缩,忽然后面隐秘的丛林里的地堡里有射出了密集的子弹。使得黑狐突击队前后受敌攻击,试图从两边突围又遭到埋伏在丛林中包围过来的精锐的总统卫队的袭击。忽然又”砰砰“两声枪响,两枚红色的信号弹升起在总统府的上空,一时枪炮声停息了下来。原来照射在广场上的探照灯光,全部照射在了黑狐突击队员隐蔽的一小块树林中。武装装甲战车上的广播喇叭声响起,用俄语开始广播:”黑狐突击队员们,我们是克里多尼亚总统卫队,你们武装非法入侵我们领土,企图绑架偷袭总统的阴谋破产了,你们被包围了赶快放下武器缴械出来投降,十分钟后不投降,格杀勿论,后果自负,死路一条!”
  
  武装装甲战车一遍又一遍地广播着投降命令,此时自己也头皮已负伤的鲜血直冒的黑狐突击队长扬格利诺夫上尉,轻点了一下人数和伤员。重伤员六人都是缺腿少胳膊和胸腹肠子被打穿受伤的重伤员,连自己在内的五名轻伤员,三名未受伤的战士。只有一挺轻机枪,和一些手榴弹轻武器,一共才剩余十四人,其余人员全部战死,小型步话机已经被损毁和外界失去了联系。黑狐队长扬格利诺夫上尉心中一阵悲凉,全部被围歼已经成了,不可争辩的事实。他还在梦想希望上级能从卡布其直升机中队的兵营中派出,武装直升机援兵给予援救,但是这已经成为泡影。武装装甲车的广播似乎看穿了黑狐突击队队长扬格利诺夫上尉的想法,广播里传来了卡布其武装直升机中队兵营里的指挥长,向克格勃大使发出的派出武装直升机刚起飞就被击落的恐惧的叹息声讲话录音。这无疑给他当头一棍。广播里发出最后通牒令,“砰”的一声响,坦克车的炮火里射出了一枚燃烧弹,把黑狐突击队后面的树林燃烧了起来。再不投降跑出树林他们也会被火焰吞噬,或者跑出来被当做一个个活靶子被击毙。
  
  队长扬格利诺夫上尉宣布缴械投降,他带领着剩余的十四名黑狐队员举着枪械打着白衬衣,慢慢互相搀扶着出来缴械投降。树林里刚燃烧的火焰被总统卫队士兵扑灭了,一场围剿黑狐特种兵偷袭行动的战斗胜利结束了。在苏联使馆里焦急的克格勃大使听到黑狐特种分队全歼投降的消息,绝望的瘫坐在沙发上,呆呆的发愣,这么也想不通这次保密环节还是出了问题。这次偷袭他连卡里诺总统的克格勃妃子安娜·鲁斯迪卡娅也没告诉,事情在大使馆里只有武官和自己知道,要么是自己泄密,要么就是武官泄的密。太了解武官的口齿很紧,难道是……,他气急败坏地写了报告要求上司安德罗波夫主席派人着手调查失密的环节。
  
  其实这次泄密确实是从武官嘴里不慎泄露出来的。事情还得从几天前说起,内不住寂寞的克格勃美艳的卡里冶疗颠癫病哪个医院最好诺总统的后妃,其实早就和大使馆里的武官有着暧昧的情人关系,他俩可以说是老相识了。同在一个列宁格勒城里的老邻居,比安娜·鲁斯迪卡娅年长十多岁的尼基塔·科夫琴科,当时已是在莫斯科陆军军官学校担任讲师的风度翩迁上尉教官,再一次很偶然的回列宁格勒老家探望父母中遇见了,原来还是个小女孩的,好多年未见面的童年时代的、有着甜甜的大眼睛的、奶娃子般的、干瘪瘦小的小姑娘——安娜·鲁斯迪卡娅姑娘。现在变成了一个艳丽漂亮、风姿绰约、青春靓丽的大姑娘了,顿时让他爱慕不已。尽管他已经和将军的女儿结婚,但是他还是对美色的邻居姑娘爱慕的当做自己梦中的情人紧追不已,一种征服的愿望油然而生。他用自己潇洒成熟男人的骑士风度和甜言蜜语,金钱项链,高档的服装、化妆品,美食俘虏占有了这位天真活泼无邪、美丽靓丽的姑娘,成为了他的婚外小情妇。令他没想到的事,他通过关系把她搞到莫斯科另外一个军校里工作居然被克格勃上司看中,赏识离开了莫斯科进了克格勃间谍学校学习,后来失去了联系。这次随新上任的苏联驻克里多尼亚大使的朋友尼古拉一起担任了使馆武官,才知道安娜·鲁斯迪卡娅他的老情人成为了那里的总统后妃。尼基塔·科夫琴科上校武官私下里和安娜·鲁斯迪卡娅偷偷地取得了联系,把孤寂中的安娜·鲁斯迪卡娅,在异国他乡遇见自己多年未见的老情人,欢愉的情景令她十分高兴。自己这次和小情人私下里偷偷地约会,由于高兴多喝了几杯酒,在和安娜·鲁斯迪卡娅,枕头边庞磨时说着情话时,在不知不觉中很偶然向安娜透露了这次黑狐突击队偷袭行动计划的意图。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安娜这次私下里化妆后打扮后偷偷地跑出总统府,去金合欢黄金海滩边僻静的饭店里,会面少年时代的老情人尼基塔,偶然间被在哪里调查毒品来源的港警李家伟认出发现,巧妙地利用饭店女服务员芭芭拉丈夫蒙巴托手底下的暗哨女民兵,悄悄地在他们住宿的房间里偷偷地安放了窃听器,才暴露了这次克格勃用黑狐突击队暗杀薇拉的《北极熊行动计划》的内容。后来李家伟通过自己装偷偷地安装在大使馆里的窃听器,窃听到了这次行动真实的具体内容通报给了薇拉。所以暴露了这次行动计划的具体内容,使得这次神不知鬼不觉的泻露了天机,而归于彻底的失败。在薇拉她们围歼了这次黑狐突击队后,不甘心失败的气急败坏的克格勃大使,已经知道克格勃首脑安德罗波夫,密谋下一艘满载着优良武器弹药和数量约为一个团的兵力增援卡布其兵营,政变行动实施《金合欢花行动计划》的目的迫在眉睫……至于如何实施《金合欢花行动计划》和究竟政变后谁为得利者,是总统卫队长布巴拉执掌帅印出任新任独裁政府的首领——新总统?请下回分解。
  
  发稿於2011年9月22日星期四,上海西郊龙柏家中。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