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说仁邪 >正文

你不属于我的华年_故事

时间2020-10-16 来源:梦幻重生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再遇见你,气氛有些尴尬,四目相对的感觉让人呼吸紧迫,我捏着手中冰凉的啤酒罐,力度之大足以让食指完全嵌入。我以为我能移开目光,事实是眼睛不听使唤,长久的将你定格在里面。

  她推推你的胳膊,面带歉意的把两辆相撞的购物车拉开,声音轻柔的道歉:“抱歉,不小心撞到你了。”

  我把视线转移到她的身上,小巧的脸一幅温婉的模样。你侧了侧身体,把她挡在了身(MEIWEN.COM.CN)后,那一瞬间,我的眼睛居然酸涩得不像话。正想转身离开,你叹了一口气,伸手扣住我的手在我感到你手心温暖的那一刹那抽离,凹陷的啤酒罐在你手中渐渐恢复成饱满的模样,我的手垂在那里,失去温度。

  她疑惑的抬头看了看你,随即笑着说:“楚河,是你的朋友吗,请她来参加我们的婚礼吧!”

  我的世界轰然倒塌。

  chapter1

  我出现在【7号咖啡】的时候小小正端着咖啡在狭窄的桌椅腿缝中踮着脚尖,以芭蕾舞一般的曼妙姿态送着咖啡。看见我的那一刹那她怪叫了一声差点把手中的咖啡倾倒在8号座正你侬我侬的情侣身上。

  “你什么时候回国的?不是说快要定婚了吗?是不是想把我接过去当伴娘呀?”小小急匆匆的蹦过来抛出一长串炸弹。

  我的眼眸暗淡了一下:“定婚?”

  小小把手中的托盘往旁边的桌子上轻放,拉我坐下来:“是呀,上次同学聚会的时候,赵茗亲口说的,不应该有假吧?”

  我心下淡然,在伦敦的那一次见面似乎确实提到过。小小环顾了一下我的四周,象是否定似的摇摇头,“怎么就你一个人来了?你未婚夫呢?该不会是逃婚逃到这儿来的吧?”

  我心里一惊,手中的包不小心落在了双腿上,赶紧转移话题,微笑的问道:“我都不知道有同学聚会呢,快告诉我,除了我还有谁没有参加吗?”

  小小嗔道:“也就你这个没良心的跑得那么远,其余人当然是能来的都来啦。”我默不作声过了一会儿,小小又象是想到什么似的补充了一句“对了,楚河也在,而且还带了个女朋友,象宝贝似的啤酒都不许沾。”

  我的脸变得煞白,又想到了超市的那场偶遇。

  “他,要结婚了是吗?”我颤抖着声音问道。

  小小指了指斜角门的一个垃圾桶,讥笑着说:“可不是,请柬函都给我送过来了,亏得他还记得我,不过,”小小抓住我的手,“我才不会去,抛弃了媛媛你的人,就是我的敌人,长治羊羔疯医院怎么样他都让你伤心得到国外去了,我怎么可能还有心思给他送祝福?送炸药才差不多吧。”

  我大惊失色,猛地抽出手,小小惊讶的看着我,“媛媛,你怎么啦?”

  我蓦的掉下两滴清泪,那个傻子,他就是以这样拙劣的谎言维持着我在友人面前的美好形象吗?

  不顾小小的连声询问,编了个谎话,我快步离开了【7号咖啡】。

  chapter2

  漫无目的的走在步行街的街头,周围有放学的高中生穿着校服结伴走过,那一张张素面朝天的年轻脸孔让我突然就记起了我们曾经的模样。那时候的我喜欢在你的单车后面摇晃双腿,看着你手忙脚乱的掌握车把手时的慌乱。那时候也喜欢偷偷蒙你的眼,让你猜我是谁,然后把你扑倒在草坪上。我记得你眼睛里总是散发着一种温柔的光,在揉我头发的时候,在亲吻我的脸的时候。可是现在橱窗的玻璃印出了我的模样,纤细的高跟鞋,奢华的皮包,精致的妆容让笑都变得牵强。我突然就有了短暂的一抹不确定,现在的我,到底应该以什么样的立场去出现在你的面前?我不知道。

  站在十字路口的中心在心里对自己说万遍你只需要跟他说再见,才颤抖着手摁下了开机键,不理会不断跳出来的对话框,急急忙忙的拨出那个烂熟于心的手机号在沉重的呼吸中焦急的等待对方的接通,快接电话呀,快点呀,再不接电话,我怕我会,会丢失等待的勇气。

  “李媛。”熟悉的声音从背后响起,伴随着你的手机发出的“嗡嗡”的响声,我缓慢的转身,看见在梦中千萦百绕的那个少年,已经长成大人的模样,你青涩的面庞已经有了沉稳的轮廓。“你打我电话,是有什么事吗?”你扬着你的手机,那场景多像以前周末我们一起在约定地点碰面的场景。我以为再一次见到你我只会说一句:“好巧,原来你在这里。”可事实是,在我看到你的这一刻我还是忍不住扑过去,努力将自己嵌入你的怀抱。

  “出什么事了吗?”你抵住我的肩膀,慢慢的推开,我摇头:“别推开我,求你了。”你的手放弃抵制我,却是下垂着,这是要跟我划清界限的意思吗?我抬头看着你,满满的不相信,“你是因为知道我定婚的消息才急着结婚的是吗?”

  你沉默。

  “是因为怕我被她们唾弃你才说是你抛弃我的是吗?”

  漫长的沉默。

  “你回答我呀,是不是?”我的手臂在你腰间收紧,喉咙多了窒息的味道,此刻的你让我感觉离得好远。

  “只要你点头,求求你点头,我后悔了,我后悔我当初为了更好的前途离开你,我以为我到了国外之后会发展得更好,我以为我重新恋爱了就会慢慢忘记你,可武汉癫痫病怎么治,治疗只需三招是,现在我发现没有你,我怎么都过不好。”我哭泣得快要晕厥:“只要你说是,我愿意放弃这些年我努力争取的一切,回到……”

  “不是,不需要你放弃一切,”你打断我的话,“之所以决定要结婚是因为一个人飘着孤独了,想结婚了。也是为了给宛宛一个名份,至于说是我提出来的分手也只是因为,大男人心理在作祟,所以,你不用把这些放在心上,也不用为了这个放弃你在国外的所有,当然包括你的未婚夫。”你没有任何感情浮动的说着这些话,陈述着这匕首一般的事实。你可有感觉到,我的手正在一寸一寸的离开你。你有没有想到过?你那么轻松的一番话,毁掉了我对记忆里那场初恋最刻骨铭心的牵挂。你怎么能那么那么的残忍,压碎我人生最后一丁点童话。

  我站直身体,不由自主的向后倒退了几步,满脸的惊讶与不敢相信,这是你吗?这就是我一直歉疚的真相吗?

  你开始微笑,从宽大的风衣口袋掏出一张红色的烫金喜帖:“后天是我的大喜日子,这是特意为你留的一份。”

  你怎么变得这么可恶?我盯着你眼睛的时候,我眼睛里的你是不是恶毒的?我讽刺的笑,抓过请柬撕了个粉碎,“你做梦。”仓惶的转身,离开。高跟鞋敲击在地面的声音,是我对你深深的怨恨。只是,如果我的背影不那么决绝,如果我有回头,我会不会看见你平静的脸上奔涌

  出来的泪水,你举起手机放到耳边“韩先生,你也听到了。我已经明确的和媛媛撇开了界限,希望你以后好好待她……”

  chapter4

  我失魂落魄的绕着街道走,莫名其妙的就走到了市三中,里面有学生在上课,透过窗户可以看到有穿着肥大校服的女生背后贴着画有猪头的便利贴。篮球场旁有热血沸腾的少年,有女孩在一旁呐喊,尖叫。也有男女朋友偷偷摸摸的一前一后走进校园里的小树林。这一些都与我记忆中的青春重叠,只是,大三的那次考试过后,在校园的那棵榕树下,我丢失了我青春中最爱的人,我再也找不到一个骑单车载我的少年,再也不能肆无忌惮的抱你的腰了。我走到记忆中那面很有名的情侣墙,意外的看到了曾经背着你用刀子刻下的字体“一起走进婚礼的殿堂”,比起用油漆粉刷的那些已经斑驳的字体,这些印记越发显得刻骨铭心,。我一遍一遍的磨擦那些歪歪斜斜的字体最后泪如雨下。

  再一次回到【7号咖啡】小小已经在打扫卫生了。我吸了吸鼻子走过去,“小小,其实,我是逃婚出来的。”

  小小杵着扫帚吃惊的看了我好半天,然后咽了一口口水:“什,什么?”

  我不理她了,径直走向垃圾桶,狼狈的把手伸向垃圾桶,很轻易就从一片狼籍中找了那张炫目的大红。喜帖上婴儿脑电波异常的原因的两张脸表现出来的是不属于我的幸福。“你疯了吗?”小小走过来想要夺走我手中的请柬。

  “是,我早就疯了,从我决定出国就开始疯了。”我打开她的手,将请柬藏进口袋里。

  小小无奈的看了我一眼,走到了吧台后,摆出一排啤酒来:“媛媛,我也不知道遇到这种事情该怎么办,也没有什么能劝你的,这种时候,我想最好还是用这个来解决比较好。”

  我微愣“啊?”

  小小摆出一副恶狠狠的样子,大声喝道:“还愣着干什么,快过来呀”

  待我们两人都已滩软在地的时候,小小说:“其实,我也不是那么讨厌楚河的,只是,你们是我们眼中看着在一起的最佳情侣,所有人都以为你们是最般配的一对,可是没办法,散了就是散了。”

  我不知道我能说什么,只能听她说。“你去国外之后大概一个月吧,我在医院偶遇到他一次,比起你在的时候瘦了整整一圈,谁不心疼呢,当时我去问他,为什么要把自己搞成这副模样,他说,我的心空了,好痛。那个时候,我就彻彻底底的原谅他了。老实说媛媛,如果你没有未婚夫,你们两个应该在一起的。”

  我的酒杯滑落在地上发出刺耳的裂缝声:“就算我没有未婚夫,他明天就要结婚了,我们还是不可能在一起。”

  已经醉得滩软在地的小小喃喃的说:“会的,他太爱你。”

  chapter5

  我还是来参加了你的婚礼,固执的忽略掉所有人疑惑或怪异的目光,厚重的校服鼓鼓囊囊,我瘦了那么多却还是没能成为你美丽的新娘,我看到了你身旁的新娘,那样幸福的模样,我看到了你惊讶的模样,你凝住眉间,我在微笑。你看,我最终还是和你步入了婚礼的殿堂,尽管,和你交换戒指的那个她不是我,你身体中的那根肋骨也不是我。交换戒指的那一瞬间你突然笑着说你想给你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打一个电话,大家都笑了我开始有些紧张。你把手机放在耳边,我兜里的手机开始震动。我没有接电话,也没有离开,然后,我听见你对着手机说:“你曾经问我的问题,我心口不一。无论怎样,感谢我的生命有你来过。”然后你收线和她交换戒指紧接着亲吻,大家都在叫好,我蹒跚的站起身,离开,我无意理会你最后的电话是什么意思,但我们走到这一步已经无法挽回。

  走出教堂,经过垃圾桶的时候我脱掉校服,连带着把手机也扔了进去,然后走进一处公用电话亭,“我们结婚吧。”

  距离我身后十米开外的地方,一辆黑色房车内韩睿静默了几秒钟,轻声的说:“好。”

  后记:

  楚河我还汉界咧,我一直记得那个女孩在武汉专业治癫痫病医院,去哪治疗好开学典礼上笑意盈盈的说的这句话,我很爱她,很爱,我也一直知道她有一个出国梦,因为他的父亲当初就是去了国外就再也没有回来,她常常说,我要看看,他到底是被国外的什么给迷到了,可以忘记这个家,忘记这么乖巧的我。后来我们在一起了,我一直记得她所说的她要出国的话,我想和她在一起,一直一直的,后

  我努力的加倍对她好,我在心里默默的希望,她可以为了我,放弃那个出国的梦,又或许,她可以等我一下,等我攒钱陪她一起出国。可是,那个男人出现了,韩睿,帝国集团最年轻的继承者,他对她说:“我带你出国。”我是多么希望她不要去呀,可是,她说,我要去,我不能放弃这一次机会,哪怕他的条件是让我爱上她。我忽略了从小扎根在她心里的种子有多么的深。我对她说,你去吧,我不会原谅你的离开。在那棵大榕树下,我看见她哭得那么惨也没有去抱她,直到韩睿来抱走她的时候我才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后悔。我爱她,我太自私了。第二天他们就飞往美国,我在榕树下醉得不省人事。我后悔自己没说要等她,我对她的朋友说是我抛弃了她,是我不要她她才去美国的。可是事实却是,我没有勇气留下她。我等了她两年,却意外的查出我患上了胃癌,是早期。医生说可以通过药物治疗,只是费用昂贵,我才开始体会到没有钱的窘迫,韩睿打电话我的时候他说:“我已经为你安排了所有的治疗,你不用担心钱的问题,不过,我希望媛媛能顺利跟我订婚。”我懂,我连等待的机会都没有了。

  我在出院后就交了一个女朋友,我不爱她,可是我需要她。我和她交往了两年,带她去参加同学聚会,听到赵茗说媛媛已经和帝国集团继承人定婚,我站起来拉着我的女朋友说“刚好,我也有个消息要宣布,我要结婚了。”

  后来在超市遇到她,她一副刚回国的行头,高档的时装,名牌的包,我下意识的挡住了我的女友。她手里一直握着一罐啤酒,我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她手上的戒指,粗鲁的抢走她手中的啤酒,还好,除了那一双纤细的手什么都没有。女友对她说邀请她参加我们的婚礼的时候,我甚至有些恼怒,我看到她头也不回的离开,连选购好的商品都没要,第一次丢下了女友独自离开。我跟随在她身后,可是一辆黑色的房车停在我的面前,韩睿从上面走下来轻描淡写的说:“听说你要结婚了,这是红包,希望你们幸福。”我输得彻底。回到家里,温婉的女友第一次对我发了脾气,她说:“你以为你能给她什么样的幸福?你以为谁都象

  我这样不介意你没有钱吗?你做梦,即使她回来了,也会离开你,你就是这么自私。”

  我在房间里闷了一晚上,我确实给不了你最好的爱,最后的办法就是推你离开。你很好,可是却不属于我的华年。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