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似这般 >正文

张爽:相见时难别亦难_经典美文

时间2020-10-16 来源:梦幻重生网

  核心提示:阳春三月,夭夭碧枝,皎皎风荷,暖风熏醉,染了春扉。安静的午后,静静的梳理着自己的思绪,轻轻的敲打着心语,不想惊扰沉睡的记忆,不想扯住渐行渐远的思绪。初春的日头,终究是有了暖意的了,鹅黄的嫩绿轻轻浅浅的...
 

  “很快你就82岁了。身高缩短了6厘米,体重只有45公斤。但是你一如既往地美丽、优雅,令我心动。我们已经在一起度过了58个年头,而我对你的爱越发浓烈。我的胸口又有了这恼人的空茫,只有你灼热的身体依偎在我怀里时,它才能被填满……”安德烈·高兹坐在床上,轻轻地读着写给妻子的信。多利娜倚在他的胸前,身体微微颤抖,高兹用手抚过她的脸颊,才发现她正默默流泪。

  1947年9月,师从哲学家萨特的年轻学生高兹,正忙着在法国巴黎找一份报社编辑的工作。生于奥地利,又在瑞士洛桑上学,初到这座陌生的城市,高兹的生活格外单调。

  那天,一个同学邀请高兹参加一场派对。浪漫的巴黎青年,在舞池中翩然起舞。高兹舞艺不精,只好坐在一旁欣赏。不远处,3个男青年正围着一个女孩,央求她一起打牌。女孩没有理他们,而是径直向高兹走来,邀请他共舞。腼腆的高兹摇手拒绝,他涨红了脸说:“我不会跳舞。”女孩笑道:“好吧,希望等你学会跳舞后,可以主动邀请我。”她转身离开。高兹望着女孩的背影,心潮澎湃,忍不住问同学:“她是谁?就是那个充满活力、皮肤像珍珠一般的女孩。”同学笑着说:“她叫多利娜,难道你对她动心了?”高兹没有回答。在他的心底,多剧烈头痛,抱头大叫,之后昏迷,这是患上了癫痫病吗?利娜美丽、高贵、大方,如同米洛斯岛上的阿佛洛狄忒,不可能看上他这样的穷酸书生。

  这次相遇后的一天,他望着窗外发呆时,突然看到了熟悉的身影。多利娜正经过他的楼下。那一刻,高兹相信了命运,他匆匆冲下楼,假装无意邂逅。那天的太阳很明艳,多利娜美丽极了。高兹鼓足勇气,问道:“你可以教我跳舞吗?”“可以。”多利娜回答道。其实早在初见时,她就有些倾心于这个面带忧郁的青年。

  在高兹的童年里,父母受到反犹太主义的侵袭,他的学习生涯颠沛流离。这种不稳定,让他对婚姻有一种天生的畏惧。“什么能够证明,在10年或20年后,我们历经沧桑,而婚姻的契约仍能满足我们的欲望呢?”高兹向多利娜袒露心迹。

  “如果你和一个人结合在一起,打算度过一生,你们就将两个人的生命放在一起,不要做有损你们结合的事情。建构你们的夫妻关系就是你们共同的计划,你们永远都需要根据环境的变化而不断加强、改变,重新调整方向。你们怎么做,就会成为怎么样的人。”多利娜的回答让高兹无法抵挡,他甚至认为,多利娜才是真正的哲学家。他们的灵魂产生了共鸣,这促使他们一起成长。1949年的秋天,在眾人的祝福声中,他们喜结连理。

  婚后的日子,虽然贫穷,却充满幸福。每天早上,高兹都会静哈尔滨医院癫痫病怎么治静地望着躺在身旁的多利娜。他说,那时的自己,仿佛是在欣赏充满柔情的奇迹。而这份奇迹的力量,让高兹不知疲倦地投入精力,坚持创作。但是,其著作即使在萨特的鼎力推荐下,依然没有出版商愿意刊印。

  高兹很失望,也很失落。多利娜抱着高兹,亲吻着他的额头。“没有关系,你的生命还有很长的时间,要去创作更多的东西。”高兹在妻子面前,第一次流下眼泪。

  1950年的春天,在新婚的高兹看来,春寒料峭,祸不单行,他所在的报刊社因为种种原因破产了。抱着一箱办公杂物走在回家的路上时,他不知道该如何向多利娜解释。

  “没有这份工作,我们一样过得下去。”多利娜把做好的菜端到高兹面前,“不过,以后牛肉我们要少吃一点了。”她的调侃,让高兹感到既甜蜜又心酸。

  在那之后,多利娜找了几份兼职。高兹心疼不已,但多利娜告诉高兹:“爱上一个作家,就是爱上他的写作。你的天赋是写作,那就坚持下去。”高兹被多利娜的这份力量感染,此后笔耕不辍,陆续以戈尔兹为名发表作品,在巴黎文化界引起了很大反响。

  随着高兹稿费的增加,两个人的生活也有了改善。1958年,高兹的第一本著作《叛徒》出版,但是,高兹在这本具有自传性质的书中,只用了些许语言谈及爱情铜仁那个医院治癫痫病更专业,还把多利娜塑造成很卑微的形象。

  高兹的声誉越来越高,他进入《现代》杂志编委会,这家由哲学家萨特创办的杂志在当时负有盛名。不久后,高兹又创办了《新观察家》周刊,开始陷入应接不暇的应酬,吸引了许多追随者。

  某天,多利娜突然平静地告诉高兹,她希望离开他,以免爱情坠入争吵和背叛的深渊。她建议说,最好的方法是分开一段时间,希望高兹能够根据自己实际的愿望,做出人生的选择。

  高兹开始反思,他清楚地知道,这段时间里,自己被名声所累,也伤害了多利娜。他恳求多利娜原谅他。看着高兹的眼睛,多利娜相信了他,回到家中。从此以后,高兹更加尊敬妻子。

  随着岁月的流逝,高兹和多利娜的感情越来越深厚,他在每一场活动中都会带着妻子。多利娜是一个智慧的女人,她聪慧又好学,与哲学家、作家相谈时不卑不亢,连萨特都非常喜欢和她交流。本来多利娜在理论知识上比较欠缺,但她很快就学会了那些生涩的专业术语,开始与学者们巧妙地辩论起来。

  1973年的秋天,多利娜间歇性的头痛发作了。一开始,她以为是气候变化导致的疾病,但疼痛很长时间都没消失。高兹带她去医院检查后才发现,是因为多年前多利娜治疗腰椎时,注射的药物产生了严重的副作用。他深深儿童癫痫病能治好吗地自责,正是因为自己终日忙于工作,妻子才会过度劳累,腰肌劳损。医生随后的话,更让高兹绝望。“她得了蛛网膜病变,这很致命,我们尽力保障她5年的生存期。”

  走回病房,看着正在病床上打盹儿的多利娜,高兹才发现,他曾经以为哲学、写作对自己来说是最重要的,但事实上,如果没有了多利娜,他就会失去一切。

  经过一段时间的治疗,医生建议多利娜到乡下疗养。于是,高兹放下所有事情,陪着她回到自家的农场。她说想要在绿树成荫的地方看书,他就在农场前后栽种了200余棵树。等到这些树木都成材了,还在照顾妻子的高兹,也是病痛缠身。一天,他们讨论了人生即将到来的不同结局,但是,两个白发苍苍的老人,都不愿意在对方走了以后,孤独地活下去。他们决心一起告别人世。

  于是,他们相拥着,就像当年新婚时睡在沙发上一样,挤在一起。高兹轻声读着写给妻子的信,多利娜流着泪……当人们发现他们的时候,他们就躺在那里,闭着眼,宁静得像睡着了一般。

  而在不远处的书桌上,翻开的本子里,写着这样一句话:“我们经常对彼此说,万一有来生,我们仍然愿意共同度过。”

  (琴 羽摘自《莫愁·智慧女性》2019年第25期,沈 璐图)

作者:不详 来源:网络
  • 爱美文网(www.aimeiwenw.com) © 2016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豫ICP备15019302号
  • Powered by laoy ! V4.0.6